古代西方的第一场世界大战,是什么让希腊由盛转衰?

古代西方的第一场世界大战,是什么让希腊由盛转衰?

古代西方的第一场世界大战,是什么让希腊由盛转衰?

本文为“国家人文历史”独家稿件,欢迎读者转发朋友圈


本       文       约  6840 字


阅       读       需       要

                                                                            

18 mins

公元前431年至公元前404年之间,整个古希腊世界乃至大半个地中海卷入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这就是堪称西方第一场世界大战的伯罗奔尼撒战争。虽然这场战争爆发于公元前5世纪,但从它的身上,已经可以找到日后世界大战的影子。

提洛同盟——希腊帝国


当时古希腊世界各国卷入这场世界大战的原因不尽相同。但首要因素是雅典和斯巴达利用各自领导的提洛同盟和伯罗奔尼撒同盟作为自身扩张和争霸工具。


两个同盟成员国由于文化、族群不同,原本在彼此之间就有着巨大的敌意,而争夺地中海贸易的主导权,又进一步加深了提洛同盟和伯罗奔尼撒同盟国家之间的矛盾。因此这两个同盟,尤其是同盟领导者雅典和斯巴达走向正面对抗仅仅是个时间问题。


古代西方的第一场世界大战,是什么让希腊由盛转衰?

刻有向雅典缴纳贡金的提洛同盟城邦名单的 石质残片,现藏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提 洛同盟原本为对抗波斯而成立。公元前454年, 雅典将同盟金库从提洛迁往雅典,并将同盟城邦 贡金提高了近两倍,将提洛同盟变成由雅典控制 的朝贡体系


但在提洛同盟之初,它是为了反侵略战争而建立的。


面对从伊朗高原出发,大兵压境的波斯帝国,希腊人一度结成以斯巴达为首的泛希腊同盟。但这个同盟与已经存在伯罗奔尼撒同盟不同,包含雅典和其他不少爱奥尼亚人城邦。在反波斯的希腊盟邦内部,各城邦基本平等,作为盟主的斯巴达人仅仅是被推举出来作为陆上作战行动的总指挥,同盟的决议需要由各城邦开会讨论决定。


这样的内部结构和行事风格,让习惯了一家独大的斯巴达很不适应。随后在如何保护以米利都为首的小亚细亚爱奥尼亚人城邦的问题上,斯巴达等伯罗奔尼撒城邦希望撤军,而爱奥尼亚人不愿意放弃海外殖民地,结果在针对薛西斯在赫勒斯滂建立长桥的远征行动中,斯巴达人选择了撤退,而雅典军队却领导爱奥尼亚人攻陷了塞斯托。这样一来,爱奥尼亚人认为有必要围绕雅典建立一个新的同盟去对抗波斯人。


公元前478年,亚洲的希腊国家、厄吉那群岛和埃维亚岛诸国在提洛集会,宣布各国拥有共同的朋友和敌人,为此建立同盟。同盟的领导体制与希腊对抗波斯的同盟相似,由同盟会议作为最高权力机构,每年在提洛岛开会,并设立负责使用同盟资金的财政官。各国共同负担同盟资金用于建立海军等。在这套体系中,雅典原本也只有一票。


但是,雅典作为提洛同盟最强大的城邦,逐渐控制了这一同盟,变成只有雅典人才能担任同盟财务官。原本同盟成员为了建立海军有船出船,有钱出钱,但因为盟邦金库在提洛岛,而海军基地在雅典,所以渐渐地大部分国家选择缴纳捐款的方式来承担义务。更重要的是,同盟规定在盟国之间只能使用雅典的货币和度量衡体系,各国不能私自铸币。这样一来,雅典与其他提洛同盟国之间的关系就不再平等,变成了提洛同盟各国出钱让雅典建立一支主要由雅典人组成的庞大舰队。


古代西方的第一场世界大战,是什么让希腊由盛转衰?

提洛岛狮像台阶遗迹,位于今希腊提洛岛。提洛岛位于爱琴海,传说中是阿波罗和阿耳忒弥斯的诞生地,是古希腊著名的圣地,岛上有狄奥尼索斯、波塞冬、赫拉、伊西斯等诸多神庙,公元前5世纪成为提洛同盟的大本营,1990年成为世界文化遗产


公元前466年,提洛同盟的希俄斯人同意将商业诉讼交由雅典法庭审理,对国内刑事案件雅典有最终审核死刑的权力。公元前446年雅典通过镇压卡尔西斯叛乱,夺取了提洛同盟各国的刑事审判权。公元前454年,雅典将同盟金库从提洛迁往雅典,然后以筹集战争资金为由,将盟国的捐款或者说贡金提高了近两倍。修昔底德曾写道:“同盟者所缴纳的金钱就是雅典的力量,战争的胜利全靠聪明的裁判和经济的资源。”至此,提洛同盟已经逐渐蜕变为一个由雅典控制的朝贡体系,有些人将其称为“雅典帝国”。


这样一个不平等的体系,自然会引起各爱奥尼亚人城邦的反对甚至是起义。而在镇压起义过程中,雅典的帝国主义逐渐发展起来。曾帮助过波斯的埃维亚岛城邦卡里斯托成为第一个牺牲者,被雅典以武力纳入提洛同盟。公元前469年,雅典在欧里梅敦战役中大败波斯军队,提洛同盟各国开始叫嚷既然波斯人已经败走,就应该解散盟邦。公元前466年纳克索斯提出退盟,随后被雅典镇压。然后萨索斯、埃维亚等地纷纷起来反抗雅典,但无一例外均被雅典击败。

科林斯和雅典正面开战


相比之下,伯罗奔尼撒同盟从一开始就是斯巴达单方面与盟国间签署的不怎么平等的协议。伯罗奔尼撒地区的城邦基本是由多利安人建立的,其政治体制是不同于爱奥尼亚人的寡头制。斯巴达作为多利安人城邦中最有实力的一个,从一开始就建立在少数斯巴达人对多数国有奴隶希洛人和庇里阿西人的压迫上,这就是所谓“希洛制度”。这一体系很快被斯巴达扩展到拉科尼亚和美塞尼亚地区,公元前8世纪斯巴达征服美塞尼亚。到公元前6世纪之前,斯巴达人都处于单纯扩张时期,即通过直接灭国来将被征服居民变为希洛人。到公元前6世纪初,斯巴达在伯罗奔尼撒北部遭遇了无法击败的忒格亚,首次尝试通过订立不平等条约,规定被击败的国家永远追随斯巴达。到公元前525年,斯巴达人已经打通了科林斯地峡,仅有阿尔戈斯和亚该亚等少数区域没有被斯巴达控制。


但在斯巴达主导的伯罗奔尼撒同盟内部,合约是斯巴达与各个国家单独签订的。盟国的待遇比被直接灭国要好一些,至少保留了独立性和自主权。结果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思维让很多没有被斯巴达击败的希腊国家自愿投到斯巴达门下。斯巴达也根据盟国的实力对其区别对待。最低等的是距离斯巴达较近的小国,这些国家完全处于斯巴达控制下。次等是墨伽拉等“墙头草”。最独立的是底比斯和科林斯等强国,他们基本不受斯巴达控制。


与雅典相比,斯巴达人极少因为同为多利安人这样的理由发动远征,而是仅关心拉西第梦人(即斯巴达人)的利益。公元前460年,雅典支持墨伽拉脱离伯罗奔尼撒同盟,并帮助墨伽拉修筑城墙建立军队。随后墨伽拉在雅典支持下,开始控制中希腊,甚至夺去了科林斯的城市。随后雅典开始与斯巴达正面对抗。公元前451年因为雅典在埃及远征中失败,提洛同盟内部不稳,于是选择与斯巴达人签订五年休战合约。


由于希波战争以雅典等城邦胜利告终,雅典主导与波斯签订《卡里阿斯条约》,小亚细亚的爱奥尼亚人获得独立。但斯巴达开始对提洛同盟进行分化瓦解。公元前446年雅典与斯巴达签订三十年合约。在条约中雅典承诺放弃伯罗奔尼撒各城邦,斯巴达承认雅典的海上霸权。


原本雅典与斯巴达、提洛同盟与伯罗奔尼撒同盟之间也许还能保持长期和平。但科林斯却在此时搅了进来,使两大同盟在争霸之外增加了经济战的矛盾因素。科林斯原本不属于伯罗奔尼撒同盟的一员,相反它作为希腊世界重要的经济强国,一直是自行在海外进行扩张殖民的,公元前734年便在西西里建立了叙拉古城。在公元前6世纪,科林斯的主要对手是阿尔戈斯,而非雅典。因此科林斯选择加入伯罗奔尼撒同盟的目的并不是针对雅典。而且科林斯人在伯罗奔尼撒同盟内部长期不服从斯巴达,并支援过雅典。


但是,公元前461年,雅典与科林斯宿敌阿尔戈斯人结盟,并占领了科林斯长期试图染指的墨伽拉和培加,成功封锁了科林斯湾。雅典与科林斯的关系急转直下。虽然中间由于三十年合约两国关系稍微缓和,但芥蒂已深。


最终在公元前433年,科林斯和雅典正面开战。而导致雅典和科林斯开战的导火索,或者说是整个伯罗奔尼撒战争导火索是科林斯人建立的殖民城市埃皮达鲁斯的寡头派和民主派党争。民主派最终以科林斯为后台。但原本埃皮达鲁斯的直接母国是科西拉,这是一个科林斯人建立的、拥有强大军事和经济实力的殖民城邦。科西拉人认为科林斯插手本国事务,便向雅典求助。最终科林斯和科西拉在雅典公民大会上辩论,雅典被科西拉人说服,选择与科林斯开战。

两大阵营都是“瘸腿”


公元前431年,原属于提洛同盟的波提狄亚退出同盟。造成这一结果的关键是波提狄亚原本由科林斯人建立,科林斯和斯巴达均支持波提狄亚反抗雅典。随后,提洛同盟与伯罗奔尼撒同盟纷纷卷入战争。伯罗奔尼撒战争全面爆发。


但这场战争的战事显得极为混乱。造成这一局面的根源在于两大阵营都是“瘸腿”。提洛同盟到战争爆发时,已经是一种离心离德的状态,绝大多数盟国都认为这一同盟根本没有必要继续维持,但慑于雅典强大的海军实力,不敢公开叛变,但也不愿意为了雅典的利益与伯罗奔尼撒同盟拼个你死我活,消极怠工,甚至趁机退出同盟。


古代西方的第一场世界大战,是什么让希腊由盛转衰?


斯巴达一方在军队建设侧重上正好与雅典相反。斯巴达人主要依靠农业起家,长期轻视商业。因此在海军方面缺乏投入。但斯巴达的重装步兵在希腊世界久负盛誉,几乎被视为不可战胜。在伯罗奔尼撒同盟中,科林斯拥有最强大的海军,其海上力量与雅典相差不大。但科林斯本身并不愿意受到斯巴达的钳制,反而成为伯罗奔尼撒同盟中的不稳定因素。好在科林斯与雅典结为仇敌,其作战意志反而高于斯巴达。当然整个伯罗奔尼撒同盟的稳定程度远高于提洛同盟,这就为斯巴达提供了足够的兵员和屏障。


古代西方的第一场世界大战,是什么让希腊由盛转衰?

涅瑞伊得斯纪念碑上的希腊重装步兵形象,约雕刻于公元前390至前380年的吕底亚克桑托斯(今土耳其),现藏伦敦大英博物馆。这些士兵形象反映了当时典型的希腊士兵和军队情况


不过在海军方面,斯巴达在战争爆发初期仍然是处于绝对劣势。相比之下,建立一支强大陆军远比建立一支强大海军更为容易。斯巴达不缺乏勇敢的战士,但这些战士的数量似乎不足以维持一支庞大舰队,斯巴达国库也没有那么多的资金来承受海军建立和损耗。


好在战争中还有一方站在斯巴达这一边,便是不甘失败的波斯人。波斯帝国虽然在希波战争中落败,却仍然拥有超过希腊世界的强大实力以及染指爱奥尼亚城邦乃至整个希腊的野心。在伯罗奔尼撒战争期间,波斯表现近乎完美,通过为斯巴达提供财力,支持其建立强大海军,最终借伯罗奔尼撒同盟之手彻底报了希波战争后期被雅典击败的大仇,进而在希腊世界重建了影响力。在伯罗奔尼撒战争后的科林斯战争中,波斯再次故伎重施,转而支持雅典和科林斯对抗斯巴达,进而将小亚细亚纳入囊中,部分实现了希波战争的目标。

瘟疫葬送了雅典的胜利


由于参战各国各怀鬼胎,加之军队建设都有极大的问题,最终导致伯罗奔尼撒战争呈现了一种相当原始的状态。在公元前431年至前421年的伯罗奔尼撒战争第一阶段,基本是雅典海军对斯巴达的陆军。在这场被称为阿希达穆斯战争的混战中,斯巴达凭借强大陆军直接推进到雅典本土,以后勤战略直接摧毁雅典的农业基础。这也是希腊世界战争中最可怕的一招,堪称奴隶制时代的“总体战”。


但雅典却拥有可以连接比雷埃夫斯港和雅典的长城,以及纵横海洋的海军。雅典人通过进口粮食解决了被围困导致的断粮问题,反而用海军攻击伯罗奔尼斯撒同盟的沿海区域。此时雅典的领袖是精明的伯里克利。他制定了完全正确的战略,即通过城墙拖耗伯罗奔尼撒同盟,趁机训练雅典的重装步兵,最终凭借海陆双强压倒仅有陆军的斯巴达。


古代西方的第一场世界大战,是什么让希腊由盛转衰?

伯罗奔尼撒战争中的雅典长城,该城墙连接比雷埃夫斯港和雅典,确保了被围攻的雅典城中的粮食供给。雅典人计划通过利用城墙确保城池给养,借以拖住伯罗奔尼撒同盟军队,并趁机训练雅典的重装步兵,最终凭借海陆两军压倒仅有陆军的斯巴达


斯巴达在面对雅典城墙时感到了巨大的痛苦。由于重装步兵是动员民兵,必须要在农忙时节回国。更重要是的斯巴达国内的希洛体系需要一支强大的卫戍部队。因此斯巴达仅能维持最多三个星期左右的战役。但公元前430年斯巴达曾进行了一场长达40天的“史无前例围攻”。


斯巴达部队只能短期服役的弱点让伯里克利的战略得以执行,雅典人通过海军劫掠伯罗奔尼撒同盟,并利用阿尔戈斯人来加强本方陆军。这一战略基本上是雅典取得战争胜利的唯一选择。但谁也想不到大批人口迁入雅典导致了可怕的公共卫生问题。公元前430年,就在雅典人似乎看到战争胜利曙光的时候,大瘟疫席卷雅典。


结果雅典损失了25%人口,经济和民心士气全面崩溃。伯里克利和雅典的陆海军核心力量几乎全部病死。瘟疫的可怕甚至让阿尔戈斯雇佣兵选择了逃跑。而雅典火化瘟疫死者激起的冲天火焰,也让勇敢的斯巴达人望而却步,他们选择了撤退。


古代西方的第一场世界大战,是什么让希腊由盛转衰?

《瘟疫中的城市》,17世纪,米·斯威茨绘,油画,纵118.7厘米,横170.8厘米,现藏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大多数人认为该画描绘的是爆发于伯罗奔尼撒战争第二年(公元前430)的雅典大瘟疫,据说这场瘟疫导致丧生者占当时雅典人口四分之一


通常认为雅典的军事力量损失在30000以上,本国军队基本解体。在这样的情况下,雅典丧失了继续战争的基础。更重要的是伯里克利等出色政治家的去世,导致了修昔底德所谓的低能者掌握雅典政坛。其直接结果就是雅典为了获得喘息之机选择与斯巴达和解。公元前422年,斯巴达人眼看与阿尔戈斯的人合约即将到期,为了避免两线作战,决定同意与雅典停战。


当然,更重要的是阿希达穆斯战争主要是由科林斯主导的,即便阿希达穆斯战争是以斯巴达双王之一命名。在开战之初,伯罗奔尼撒同盟中大部分内陆国家不愿意对雅典开战,但科林斯却对这些国家许以经济利益,引诱其参战。而对斯巴达而言,即便在亚迪迦这个雅典粮仓驻军,掠夺了一些资源,但总体来讲,战争还是围绕希腊西北部和科西拉展开。伯罗奔尼撒同盟的胜利实际上并不是斯巴达人的胜利,而是科林斯的胜利。因此斯巴达人同意与雅典签订《尼西阿斯合约》。此举结束了伯罗奔尼撒战争第一阶段——阿希达穆斯战争。


古代西方的第一场世界大战,是什么让希腊由盛转衰?

《苏格拉底和亚西比德在阿斯帕齐娅处》, 1801年, 蒙西 (N.A.Monsiaux), 油画,现藏莫斯科普希金艺术馆。亚西比德是雅典著名政治家伯里克利的养子,苏格拉底的学生。他建议雅典远征西西里,但由于内部政治斗争导致远征失败,雅典也因此走向颓势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波斯眼看雅典每况愈下,终于决定加入战团。公元前412年,大流士二世同意援助斯巴达,双方在公元前412年夏天开始连续签约,以斯巴达将爱奥尼亚割让给波斯为代价,换取波斯为斯巴达建立海军提供军费。


但当波斯人吞下希波战争都未曾吃下的爱奥尼亚之后,却迟迟不愿为斯巴达提供军费。愤怒的斯巴达人要求波斯归还爱奥尼亚,波斯转而支持雅典。公元前411年至次年,雅典海军在重回雅典的亚西比德指挥下毁灭了斯巴达新建的海军。


但从斯巴达建立海军开始,雅典的好日子就一去不复返了。事实上早在公元前429年,斯巴达人试图攻击雅典控制的纳夫帕克托斯港,斯巴达人首次尝试建立一支伯罗奔尼撒同盟舰队。但纳夫帕克托斯港战斗中,雅典仅凭借20艘三列桨舰便击败了47艘伯罗奔尼撒同盟三列桨舰,斯巴达人认识到了自身与雅典在海军上的差距。


当时限制斯巴达建立海军的关键是资金。提洛同盟每年向雅典提供1000塔伦特的巨款,而伯罗奔尼撒同盟并没有这方面的规定。在古希腊世界,划桨手是拿薪水的雇佣兵,而斯巴达重装步兵是义务兵,因此斯巴达从没有考虑到要建立一支代价不菲的常备军。更要命的是,就算有钱,拉西第梦人的族群太小,损失数百人就会伤筋动骨,又不愿意让希洛阶层来充当划桨手。


最终,波斯人帮斯巴达人想到了办法。公元前411年亚西比德在基齐库斯战役的胜利使得波斯看到了可怕雅典海上帝国死灰复燃的可能,波斯人转而支持斯巴达,决定依靠拉西第梦人来毁灭雅典舰队。


修昔底德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在公元前411年戛然而止,实在是相当明智的选择。因为此后伯罗奔尼撒战争对整个希腊世界而言实在是一场彻底的悲剧:斯巴达人通过从波斯人那里获得的金钱,用高薪诱使在雅典海军中服役的外国划桨手叛逃到自己一方。而雅典因为瘟疫和西西里远征溃败,无力重建公民划桨手队伍。


主导斯巴达海军建设的莱山德本身很可能曾经属于希洛人阶层,但他是一个天才的外交家和海军统帅。通过说服波斯统治者小居鲁士,莱山德获得了大笔资金。当然这些资金也成为他独霸海军权力的关键。据说他曾通过扣押海军资金来逼迫斯巴达让他担任海军副统帅的职务,彻底架空了原本的海军统帅。


古代西方的第一场世界大战,是什么让希腊由盛转衰?

小居鲁士(Cyrus the Younger)和莱山德(Lysander)会面,出自17世纪意大利锡釉陶器图案。小居鲁士为大流士二世之子,莱山德为斯巴达将领,他通过和昔日敌国波斯的小居鲁士交好获得支持, 得以建立斯巴达海军并击溃雅典海军,从而结束了伯罗奔尼撒战争


莱山德并没有与亚西比德正面交锋,但在诺提昂战役中莱山德消灭了亚西比德鲁莽的副将。此战给了雅典亚西比德政敌以新的口实,亚西比德流亡色雷斯。雅典在丧失天才统帅后迅速凋零。公元前405年,莱山德在伊哥斯波塔米战役全歼了提洛同盟的180艘战舰,3000多名雅典和盟国的划桨手被处死。


第二年,莱山德率领伯罗奔尼撒同盟舰队进入比雷埃夫斯港,终结了雅典帝国,也拆毁了蒂米斯托克利建立的城墙。色诺芬后来写道:“在少女悠扬的笛声中,长墙轰然倒塌,希腊从此获得了自由。”


但希腊的劫难并没有结束。斯巴达毁灭提洛同盟后,科林斯等国很快发现斯巴达霸权更让人无法忍受。同时波斯势力在帮助斯巴达打败雅典后全面侵入希腊世界。在伯罗奔尼撒战争后,科林斯战争的战火很快燃起。而波斯的实力直到几十年后原本在希腊世界边缘,被雅典和斯巴达视为蛮夷的马其顿崛起时,才最终被亚历山大大帝连根拔起。


古代西方的第一场世界大战,是什么让希腊由盛转衰?


古代西方的第一场世界大战,是什么让希腊由盛转衰?

古代西方的第一场世界大战,是什么让希腊由盛转衰?

古代西方的第一场世界大战,是什么让希腊由盛转衰?

古代西方的第一场世界大战,是什么让希腊由盛转衰?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国家人文历史):古代西方的第一场世界大战,是什么让希腊由盛转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